张家族长大人

cp混乱邪恶,啥都吃
不知道该叫我什么的话,请直接叫我老张…

【贱虫】一次spidey吻了deadpool(一)ps,读作大修写作重写

如果某天有人跟我说Deadpool会带孩子,那么他大概是想笑死我好继承我的可爱多。
直到这天——
风吹在人身上除了暖流,就没能带来丝毫凉意,树上的知了仿佛是被温度刺激了,几乎是片刻不停得制造噪音,吵得人耳朵生疼。
天太热了。
当然,这一切都跟躺在空调房里吹着空调吃着冷饮哼着歌听手下汇报工作的我没什么关系,毕竟人生赢家嘛,最重要的就是自己舒服。
然而这种舒服我还完完全全没有享够呢,就被摧残殆尽了。
一个穿着黑红色紧身制服的家伙带着热气从窗户闯了进来。
几乎在瞬间,那把闪着寒光的刀就架在了我的脖子上。
噢,死侍。
我了然,毕竟生意做大了就容易挡别人的路一切都好说…个屁啊!
老子还没活够呢好吗!!!
好吧,有贼心没贼胆,我到底还是没敢把这句话喊出来。
“放心吧你毕竟是作者呢哥怎么可能舍得把你杀了呢?噢!别怕别怕,给哥来几箱奶粉,Holy shit!还有多给哥点尿不湿!”
空气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弥漫出一股浓郁的,让人无法描述的味道。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所幸很快就有人打破了尴尬的气氛。婴儿嘹亮的哭声响彻了我的办公室。
啊!懂了懂了懂了!死侍儿子果然不同凡响!
我一边让人去准备他要的东西,一边暗自思考他嘴里的作者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不过死侍的话大多只能挑着听,听不懂的就放弃,毕竟这位大爷是圈子里的人都知道的蛇精病,听得懂算运气好,听不懂也没必要问,总之这次还算是逃过一劫。
可惜了,这口气我最终是没能吐出来。
“啊~手滑了”
[这真的会有人相信吗?]
【什么他不就是故意的吗?】
“唔哇——”

“s**t!坏死侍!怎么能在宝宝面前说脏话呢!f**k!还说!”
死侍用打劫来的尿布湿换掉了小宝宝沾满了不可描述物体的裤子,又用打劫来的奶粉充了小家伙的口粮。
然而这并不能使孩子安静下来。
韦德被吵得头疼,却又无可奈何,但很快他就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办法。
宝宝安静了下来,舒舒服服的窝在死侍的怀里,时不时还咂吧咂吧小嘴,就像在做什么美梦。
[他是个天使!!!!!!]
【虽然我也这么觉得,但你是不是有点太吵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太可爱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吧!!!!!天使!!!!!!!!]
韦德整个人都散发着粉红色泡泡跟(划掉)慈母(划掉)傻爸爸的光芒。

“所以现在能把你的刀从我脖子边上挪开了吗死侍先生!!!你还想不想好了啊!!!刚刚才把我给杀了一次!现在又想杀第二次吗!!!怎么着奶粉商不是人啊!作者不是人啊!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mother f**k别给自己加那么多戏!很难看知道吗!哥最讨厌你这种摇摆不定文笔又烂把握不好剧情还用别的玩意儿凑数的作者…”
婴儿的啼哭再次打断了死侍的话。而死侍因为得罪作者被迫看了一整晚的育儿手册。
他终于知道该怎么照顾孩子了。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评论
热度 ( 18 )

© 张家族长大人 | Powered by LOFTER